Untitled

August 20, 2014 at 8:38pm
0 notes

一只中概股引发的国际纷争 中国流亡者拯救加拿大囚徒

2012年12月20日,魏海章已经离开中国230天了。这位33岁的中国年轻人在过去两年的时间里经历了好莱坞电影式的潜伏、逃亡与营救故事。

魏海章正在“营救”的是正关押在河南洛阳加拿大籍华人黄崑,他们同是加拿大一家名为EOS Holdings LLC.(下称EOS)的对冲基金的分析师。后者已经被拘留超过1年的时间,原因是河南省洛宁县检察院指控他诽谤了一家在纽约和多伦多两地上市的加拿大公 司,以及非法使用窃听和拍照设备。

EOS创始人乔恩•卡恩斯接受《侨报》记者采访时说:“我不知道因为对上市公司调查而导致分析师被抓捕这样的丑闻是否是第一次发生在华尔街,但是一 名加拿大的调查员因调查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加拿大公司而被中国警方抓捕,这肯定是史无前例的。我们会不遗余力的向中国相关部门争取我们的合法权益,救出黄崑 并让对方给我们一个可以接受的处理结果。”

这家上市公司的全称是加拿大希尔威金属矿业有限公司(Silvercorp Metals Inc.)(下称“希尔威”)。2011年末至2012年初,EOS发布报告做空希尔威,此后,后者在美国、加拿大、中国三地发起的诉讼及在中国抓捕分析 师的案件曾经轰动华尔街,并且在加拿大的媒体上持续发酵。然而,在中国内地,如果不是黄崑一审开庭以及魏海章的出逃,这个案件的细节仍然鲜为人知。 2012年初,中国媒体的相关报道多集中于一家名为EOS的做空公司因“阴谋诋毁多家中国公司而被警方捣毁”。

2013年5月6日,魏海章悄悄离开中国,乘飞机前往柬埔寨开始了他的环球逃亡之旅。随后他的行踪辗转于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新加坡和非洲国家毛里求斯。这些都是对中国免签的国家,他在这些国家经历了近3个月的等待,最终于8月得到了英国的访问签证到达伦敦。

魏海章说,作为一个金融从业者,甚至在踏出国门前的一刻,都不敢想象自己会与逃亡二字结缘,更不知道该如何逃亡。但是他却表现得非常“专业”,他只 在逃亡之旅的第二站泰国短暂停留了3天时间,便乘长途车前往马来西亚,而且此后不再住宿于酒店。这样做的目的是避免使用护照,以便彻底隐匿自己的行踪。

“尽管身在国外,我仍然感觉不到一丝安全,我每天都在白天睡觉晚上出门吃饭或者活动,无论是走在路上还是躺在床上都时刻想着如何与随时可能出现在眼 前的中国警察进行周旋,”魏海章说,他在出国之前也做了双重保险,把非常重要的证据传给了在加拿大公司总部的卡恩斯,如果自己安全受到威胁,便让卡恩斯公 布这些证据。因为这些证据不但对他的对手希尔威公司具有严重的威胁,更对于河南警方非常不利。

本报记者在中国公安部公布的A级和B级通缉犯中查询,300多个公开的通缉犯中并没有魏海章的名字。魏海章说,洛阳警方对自己的指控不足以列入网上公开通缉的范围,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经被中国警方列为了监控对象,一旦自己的护照或者身份证件在中国国内使用,一定会被抓捕。

直到8月,魏海章踏上英国伦敦的土地时,他才对自己的安全彻底放心。他开始联络媒体和律师,分批出示自己的“重要证据”。魏海章说,他这样做的目的 主要是营救自己正被河南洛阳警方关押的加拿大同事黄崑。正是这些“证据”让这桩已经在中国国内沉寂1年多的中概股大案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黄崑一审在河南洛阳开庭之前,远在英国的魏海章把第一批证据传给了黄崑的父亲,并转交给代理律师黄德鹏,后者已经在庭审中出示了这些证据。魏海章称,自己手里还有更多关于希尔威公司以及当地警方腐败的证据,现在正处于与希尔威和当地执法机关博弈的阶段。

卡恩斯提供的最新消息,目前加拿大BC省证监会已向加拿大法院起诉他个人,控告其匿名发布做空报告、夸大从中国获取报告的情况,以及在与其他基金联系时措辞不当。而加拿大皇家骑警正在对希尔威进行调查,但调查结果还未公布。

“未来数月甚至更长的时间内,黄崑的判决结果将是希尔威与EOS的战争焦点,而过去两年我们的调查、争论,以及我的潜伏和逃亡经历将为这场战争增加新的砝码……”

危险的分析师

魏海章是2010年加入EOS公司的,在此前他是一家中资公司的投资关系总监。一年前,EOS开始转变角色,从一家专门投资中国中小型企业的传统投资公司转变成为一家从事做空业务的公司,并于当年开始招募中国背景的主力干将,发布了第一份攻击中概公司的调查报告。

做空是美国资本市场的一种股票、期货操作模式,与“做多”相反,预期未来行情下跌,理论上是先借货卖出,再买进归还。根据卡恩斯后来提供的EOS交易明细显示,在做空希尔威这一操作过程中,EOS获得了274万美元的总收益。

EOS发布针对中概股的做空报告并非是开先例者。早在2006年,一家名为“香橼研究”的美国公司就开始实名发布针对中概股的负面消息报告。 2010年,中概股的信用状况达到谷底,此类报告更是铺天盖地。一位了解华尔街的投资界人士告诉记者,当时大部分美国机构对于中概股的操作都是做空而非做 多,因为只有那样才能够赚钱。

魏海章说,与其他所有做空公司相比,EOS之所以更被做空对象痛恨,是因为他们是少数的到这些中国企业进行实地调查的公司。这样的调查结果虽然更有说服力,但是对于雇员来说,在中国的环境下要承担更大的风险。

魏海章、黄崑与另一名该公司的兼职调查员刘华杰正是这项实地调查业务的主要实施者。魏海章说,他们的工作内容除了在中国的管理部门调取公司资料外, 还需要经常深入到这些公司的生产地获取证据。实地调查工作虽然刻意隐蔽行踪,但是仍然招来不明身份的人跟踪或者威胁。2010年,一家被调查的公司甚至查 找到EOS公司成都办公室,威胁说“你们别搞我,否则我跟你们拼命!”

“投资分析师并不是如人们想象的那样坐在办公室里,穿着白色衬衫和深蓝色的西装每天与报表和数据打交道,我们的工作更像是记者,但又没有记者所享受 的身份保护,但是我仍然喜欢这份工作,因为它充满着刺激和使命感,我们要做的就是用危险的调查抓出那些在股市上骗钱的公司,”魏海章说。

调查希尔威也是这样的过程。2010~2011年间,借壳上市的中概公司成为在华尔街造假和被做空的重灾区。EOS发现希尔威不仅是一家借壳上市的公司,而且其主要业务都在中国。

来自希尔威公司的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在河南拥有四大矿区,其中位于洛宁的沙沟-月亮沟矿区(SGX矿区)为上市公司贡献了70%的销售额。这些矿 区属于河南省洛宁县下峪镇希尔威的子公司发恩德公司。发恩德的银矿石含量是407克/吨,且2005年后希尔威每年都要请第三方独立机构来编写他们的《矿 山储量报告》并提交证监会报备。

但EOS的创始人卡恩斯发现了这些报告的可疑点,一方面负责检测发恩德矿石品的单位是河南有色金属地质矿产局勘探研究所,这个矿产局是河南有色地质 矿产有限公司的上级单位,后者正是发恩德的合伙人;另一方面,两名负责制作储量报告的独立地质学家Chris Broili 和Mel Klohn不但不懂中文而且承认最后一次去SGX矿区考察是在2008年,且后者甚至没有进行公司注册。

EOS决定针对这两个方面进行调查。魏海章说,在此案的调查中,他本人并没有亲身到过矿区,他负责的是书面材料调取,在洛阳市国土资源局调取了《河 南省洛宁县月亮沟铅锌银矿2010年资源储量动态检测报告》等国土资源局的官方文件。同时,他还通过其他调查公司调查了合伙人河南有色的财务报表。

现场调查部分由EOS的兼职分析师刘华杰完成。针对矿石品位,黄崑与魏海章授意刘华杰在发恩德的磅房附近守候,寻找机会从过往的矿车上采集矿石样本。根据黄案庭审过程中的信息,刘华杰先后从该地点采集了三次样本,这些矿石来自矿车的必经之路。

调查矿山产量是一个艰难的工作。魏海章回忆,发恩德的矿山与外界被一个水库阻断,无论是人还是货物必须经由轮渡运输进出,他与黄崑二人商定的办法是 在渡口安装摄像机拍摄每日运量。EOS从美国寄来专业相机,由刘华杰固定在渡口附近的隐蔽处,每隔10秒钟自动拍摄,先后拍摄时长达20天。这些拍摄非常 隐蔽,据中国媒体事后到矿区调查证实,没有当地居民或者矿区员工发现过相机的安装,且在庭审当日,公诉方也没有对拍摄的真实性提出过疑议。

随后,黄、魏二人将自己采集的矿石样本检测结果、拍摄录像、以及调取的公司报告发回EOS总部,由卡恩斯完成了对希尔威的做空报告。一年多以来,这 是EOS以发布调查报告的形式做空的第15家中概公司,也是魏海章参与实地调查的第7个案例,这也是到今天为止他们共同操作的最后一案。

价值2.3亿美元的报告

2011年9月,对于魏海章来说希尔威的调查案已经结束,他回到故乡西安休假并等待下一次任务。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次调查以及这份报告很快就在华尔街以及多伦多酝酿出一场威胁自己人身安全的反击风暴。

2011年,对于希尔威而言可谓四面楚歌。就在凯恩斯收到黄、魏二人收集的信息并开始撰写报告的期间,8月29日,一封来自匿名机构的报告寄到了美 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加拿大BC省证监会和希尔威公司。该报告称希尔威“可能存在高达13亿美元的会计欺诈”。这份报告后来被美国司法机关证实来 自另一家对冲基金——安东尼基金。

希尔威主动公开了这份质疑报告,并于8小时后在官网发布了第一份回应,提供了工商年检报告等文件,以证明自身的会计状况。另一方面,希尔威成立了独立委员会,聘请四大会计师行之一的毕马威作为第三方审计机构就报告所指责者逐一核查。

据希尔威事后查证,包括随后的对手EOS和上述匿名报告提供者安东尼基金在内,总共至少有7家对冲基金参与了做空,他们分别是浑水、绿洲基金、 Balizar Inc.、Quantum Asset Partners、Gems Capital Managemen,这些做空者后来无一例外的成为希尔威的起诉对象。毕马威的审计证明了希尔威的账目无懈可击,一天之后希尔威的股价就回到了报告发布前 的水平。然而,随后来自EOS的调查报告却让希尔威感到头疼。

9月13日,卡恩斯在Alfredlittle.com网站上匿名发布报告(下称“AL报告”),以黄、魏二人所采集的矿石检测数据为证据质疑称 “分析师将捡到的沙沟矿矿石送检,结果显示其银金属含量很低,仅为每吨30克,与NI43-101技术报告每吨407克的均值相差甚远”。

报告同时质疑了希尔威的客户关系和产量等问题,并称希尔威提交给SEC的报表很大程度依赖于希尔威管理层提供的数据及资料写就,可信度存疑。

希尔威当天股价由前一天的7.84美元跌至6.3美元,跌幅达19.6%。报告发布后,卡恩斯以6.62美元的均价将卖空的80万股希尔威公司的股票平仓。

这份报告发布后,浑水在自己的twitter上突然公布其持有希尔威股票的空仓,当天的日交易量由此前的日均两三百万股飙升至3500余万股,其中2200万股左右为卖空。希尔威声称,当天公司市值损失2.3亿美元。日后,这也成为EOS分析师黄崑被起诉的依据之一。

FBI前探员的追踪

事实上,9月13日后,希尔威针对AL报告曾做出两次正面回应,这些回应包括“矿区内的运输都存在超载现象,所以AL报告根据录像做出的推算不准 确”、“希尔威的子公司获得的收入已经向中国政府支付了1.166亿美元的税收并向股东回报了1.52亿美元的分红”、“ 中美报告之间矿石品位的差异,缘于政府的动态勘探报告的截止日为2005年5月之前,之后发现和勘探出来的矿脉所包含大量的矿石产量没被国土资源局要求上 报,所以实际的矿石产量、品位和动态勘探报告之间有差别”。

这些说法获得了股市的认可。整个9月希尔威的股票价格并未再次发生大幅度下跌,且至10月下旬,其股价已经反弹至8月初的水平。

但是,希尔威还是愤怒了。 

该公司核心人物冯锐在做空事件后第一时间接受了中国内地媒体《经济观察报》的采访,他称:“这一群人就是擅长捏造虚假材料,我现在的主要精力是对付 他们,不管这个做空机构是谁,不管花多少钱,我都要把他们找出来,这帮人太坏了!这些质疑表面看上去那么让人信服,但内行一看就知道,这是在误导投资 者。”

“做空者竟潜入矿区、安装摄像头,偷拍了20天。若非Alfred Little自己公开出来,他们还毫不知情。而有些信息,如上报给中国政府的动态地质储量报告,只有企业内部和相关政府机构才有,做空者究竟从哪里获得的?”希尔威的一位高管当时对媒体表示。

希尔威当时并不知道对手为何人,更不知道黄崑或者魏海章的名字。他们的高调反击始于9月22日,即EOS的第四份追问报告之后。希尔威将做空机构在 矿区安装摄像头、获取公司经营资料的证据交给纽约州高等法院,并以名誉侵权起诉AL、Chinastockwatch.com等,索赔1亿美元。

起诉的同时,冯锐践行了自己的誓言。来自上述中国媒体当时的报道称,冯锐高薪在美国聘请了FBI的前探员协助调查,也聘请了最好的律师准备打官司。报道称,仅在初期调查方面,希尔威的花费就达400万美元。接下来的事态发展如侦探剧本一样。

事实证明,以如此高昂的代价找到一个小型基金公司并不困难,希尔威最终找到了隐藏在AL报告背后的EOS。事后冯锐透露了调查的过程。希尔威聘请的 调查人员发现,同年3月,AL曾通过美通社(PR Newswire)以发布由国际金融研究分析集团(International Financial Research & Analysis Group)撰写的一篇致西安宝润独立董事的公开信,质疑公司运营情况的真实性。该次调查的方式与希尔威所经历的调查非常相似,且3个月后,被调查的西安 宝润从纳斯达克被转至粉单市场。

美通社向希尔威的律师提供了此信息相关情况,其中关键情报为,为此次信息发布付费的是密歇根州一位名叫南茜(Nancy Heilig)的73岁老人。调查人员找到了南茜本人,并发现他的儿子为对冲基金EOS工作。此外指向其他公司的类似做空报告也有诸多线索指向EOS或者 其创始人卡恩斯。

随后希尔威筹备在纽约起诉EOS期间,其子公司发恩德也向所在地的中国河南省洛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报案,称EOS及其雇员涉嫌非法经营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窃取国家文件罪。

公安局的“卧底”

虽然知道希尔威对于这次做空不会善罢甘休,但是魏海章一直认为这无非是卡恩斯需要面对的一场美国的诉讼,完全没有想到战火会烧到自己的身边。

12月16日,正在西安家中的魏海章接到了刘华杰的电话。对方告知接到了洛阳警方的电话,警察在电话中称刘华杰与一起伤害案件有关,要求刘华杰配合。魏海章立即意识到警察的来访可能与发恩德公司有关。

18日,刘华杰被从洛阳赶来的警察控制。魏海章则在接到刘华杰电话后就关闭了手机。魏海章认为自己是被刘华杰出卖而被捕的,因为4天后警察突然出现在他与刘吃饭的餐桌旁。

魏海章告诉《侨报》记者,虽然警察在开始时给自己戴了手铐,但是并没有“难为”自己太长时间,当晚就把他的手铐打开,第二天还带着他回家探望。24日,魏海章被警察带回了洛阳,并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在警察的监视下住进了公安局附近的一家连锁酒店。

魏海章认为,自己在被警察扣留后不久就想办法与之应对周旋,并口口声声允诺积极合作,这是他让自己安全无虞的主要原因。然而事实上,11月28日在 首都机场被河南警察逮捕的黄崑也并未被警察长时间拘押。在黄德鹏律师提供给记者的洛阳检方的起诉书中显示,黄崑于2012年1月1日办理了取保候审。黄、 魏二人均未被刑事拘留,这意味着他们的行动自由暂时不会受到完全的限制,短期内也不会面临被公诉。

魏海章说,警察要求他做污点证人,证明公司及同事捏造事实并诽谤希尔维公司,且在此后的多次接触中要求他在事先写好的口供上签字,这让他感到难过。

他说:“当警察找到我的时候我确实吓坏了,虽然有过无数次的与造假公司明争暗斗的经历,但是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正常的工作被警察抓捕。 在被抓捕后的几个小时里,警察反复明示和暗示不与他们合作的后果,并且我也非常清楚他们在国内的做法,所以按照他们的指示在他们提供的口供上签字是我唯一 的选择。”

魏海章想过就此就范以便息事宁人,但是案件进一步的蹊跷发展让他动摇了。

2012年1月9日,希尔威向美国纽约州高等法院递交了新的起诉书,追加EOS、卡恩斯及部分EOS员工为被告。有意思的是希尔威在起诉的同时向纽 约法院提交了一份提及EOS内部电话及地址清单的举证请求书,这份清单上有明显的卡恩斯和黄崑的记录笔误以及个人使用习惯记号。

卡恩斯与魏海章都认为,这是警察腐败的明显证据,因为这份带有记号的资料只能从洛阳警方扣留的黄崑的个人电脑中获得。

黄德鹏律师也告诉《侨报》记者,黄崑在洛阳接受调查时的一些细节也令他们感到事有蹊跷,一个是自己在洛阳接受调查期间,与当地的警方同住一个旅店, 这些警员在结账时,总是会让服务员开具以希尔威抬头的发票。黄崑被警方送往另外一个地方接受调查的时候,记下了接送他的轿车的车牌号,结果查证之后,证明 是希尔威河南公司所有。

这些信息在2012年初曾经被中国媒体关注,冯锐也在当时回应中否认了其真实性,他说:“这一群人就是擅长捏造虚假材料。”

但是这样的漏洞让魏海章打定了收集证据伺机反击的决心,他开始注意洛阳警方与发恩德联系的细节。

2012年5月8日,魏海章以自由的身份从西安到河南找警官冯艺。他事先准备了偷拍设备,准备继续收集警察和希尔威的负面证据。他对本报记者回忆 说:“虽然笃定了决心,但是当时非常害怕,毕竟这是在警察面前偷拍,完全无法确定成功率能有多大,但是我做好了不成功便成仁的准备。”

魏海章提供给《侨报》的一份剪辑视频记录了魏海章到洛阳公安局找警官冯艺的过程,以及冯艺办公室内的细节场景。该视频内容来自随身携带的偷拍设备,有两位男性的简短对话,其中一位是魏海章本人,魏海章说另一位就是警官冯艺。

魏海章还提供了清晰的照片,这些照片显示在一张凌乱的办公桌上,堆叠着许多发票和收据。其中一张机票的收据上有希尔威副总经理王梅的签字,盖着“现 金付讫”的章,报销金额为29999元。另一张报销凭证上分列了餐费、交通、住宿费用,付款方也是发恩德公司。且这些照片的拍摄场景与上述视频记录的冯艺 办公室内的细节吻合。这些证据成为随后魏海章与EOS方面指责希尔威资助警察办案的证据,黄德鹏律师也在庭审中出示了这些证据以证明警察办案不公。

在魏海章提供的一份录音片段中,一名男子对他说“黄崑实在不聪明,在国内黄崑的事情现在并不受同情,即使国内现行的《刑法》对他的行为没有具体规定,哪怕是并没有触犯到《刑法》,但只要这个行为是有弊端的,就会给你制定个《刑法》的司法解释,也能给你判刑。”

该男子在录音中说:“黄和你的行为,我们认为你触犯了法律你就是触犯了。如果《刑法》中没有相关条款,上面就给出个司法解释再另外给你编一个罪名。 或者你的行为在哪个罪名上没有这一款,我们就再给你加一个条款,你也就触犯了这个罪名。所以说黄并没有了解到中国这种法律的现实背景……在中国侮辱政府和 警察,你说你能成功到哪去?”

这个说话的男子口音和声调与视频中的声音非常接近。魏海章称这个录音中的男子就是警官冯艺。

魏海章说,虽然当时自己收集了这些证据,但是他深知这些证据公布之后的严重后果,所以他当时也并不知道这些能起到什么作用,直到2012年7月末黄崑被警方再次逮捕。

他告诉记者,黄崑被逮捕后,洛阳警察几次传唤他,并软硬兼施要求他在事先写好的证词上签字,明确要求他不许翻供,并且必须作为污点证人出庭为他的同 事黄崑的罪行作证。上述录音材料就是偷录于这个时期。这些让魏海章感到忍无可忍,此时他已经确定了出逃计划,并在成功逃亡后把这些证据公布给媒体和法院, 以期营救同事黄崑。

2013年9月10日,黄崑因被指控诽谤希尔威和非法使用监控录像监视矿区活动而受审。魏海章没有回国出庭作证,但他把上述照片证据寄给了负责审理的洛宁法院并写信称“黄崑是无罪的”。

这是一次未公开的审理,被允许参加庭审的只有黄崑的两名律师以及希尔威的一名律师。辩护律师黄德鹏告诉《侨报》记者,警官冯艺当庭否认了照片等证据的真实性,称魏海章视频中出现的办公桌和出差发票都不是他的。当辩护律师问及冯艺被拍摄的言论时,他表示无可奉告。

截至记者截稿时止,黄崑一案仍然没有宣判。黄德鹏律师尽管对于上述材料的力量具有信心,但对于它们可以在多大程度上左右审判结果不抱有乐观态度,他说:“如果法院想把这起案件办成铁案,这些证据就不可能被忽视,但是他们的态度我不敢预测,至少我们会坚持上诉。”

“我们在这次做空之中,获利并不高,甚至比不上他们在寻找我们过程中的成本,另外,希尔威的后续表现也对他们的股价毫无益处,作为一个资本市场的老手,希尔威为何要下如此大的成本来攻击我们,他们究竟害怕什么,或许我已经知道了答案,”卡恩斯说。

本文来源:侨报网

http://anonym.to/?http://news.uschinapress.com/2013/1224/964451.shtml

June 4, 2014 at 8:15pm
0 notes

阿富汗塔利班公布与美军交接战俘Bowe Bergdahl的视频,这又引发美国媒体的争议,用非武装的黑鹰直升机和特种部队成员与全副武装的塔利班成员交换战俘是一种错误行为,太过信任塔利班。

May 17, 2014 at 7:44pm
0 notes

越南公布的中国海警船与越南海警船在南海/越南东海发生冲突的视频。

April 10, 2014 at 9:47pm
0 notes

巴西将举办世界杯足球赛,但巴西的犯罪率较高引发众人担心。最近巴西电视台在街头采访民众,问道街头是否缺少警察,突然有人冲上来抢夺受访妇女的项链。这一切都被拍进镜头。

March 6, 2014 at 8:19am
0 notes

CNN说,德国总理梅克尔是西方国家领导人中与俄罗斯总统普京最接近的人,这是由于梅克尔成长在东德,普京是克格勃人员。几年前梅克尔访问莫斯科,普京用一条大黑狗来测试她。哈哈,难道这是克格勃的方法?

February 23, 2014 at 7:51pm
0 notes

跟随BBC镜头看看亚努科维奇豪宅中的卫浴室。

7:03am
0 notes

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出现在基辅独立广场,号召示威民众继续抗争。

February 20, 2014 at 6:52pm
0 notes

乌克兰镇暴警察使用真枪实弹对付示威抗议者。

February 19, 2014 at 8:57am
0 notes

美国迈阿密佩雷兹艺术博物馆展出艾未未作品彩色瓷罐被当地艺术家Caminero砸碎,他声称抗议博物馆从不展示当地艺术家作品,他已经被警方逮捕。佩雷兹艺术博物馆说,它将向Caminero提出赔偿诉讼。据报道彩色瓷罐价值100万美元。

February 16, 2014 at 8:39pm
0 notes

委内瑞拉示威抗议者与警察冲突画面。